• 订单查询
 

晚香亭

清康熙未年至嘉庆初年,棋坛霸主不再是某一个人,而是出现了一群人,梁魏今、程兰如、范西屏、施襄夏,被称为“四大家”,并列于棋坛之巅。清人邓元铺说:“本朝国奔,以梁、程、范、施为最着,范、施晚出,尤负盛名。四家之弈,高深远计,突过前贤。”这四个人可以说是代表了我国古代棋艺的最高水平,由此形成棋坛空前兴盛的局面。

四大家之二程兰如的棋风特点是稳重有力,施襄夏概括为:“以浑厚胜。”乾隆十九年九月,程兰如与新秀韩学元,黄及侣,在扬州晚香亭对弈一月有余,选其中十五局,由“兰如评骘为谱,以志一时之雅集”,这就是《晚香亭弈谱》。这是程兰如的主要著作,也是最有价值的古谱之一,施襄夏曾“盛推此谱与徐星友所著《兼山堂》同为弈学大宗”。

乾隆四年时,范、施二人受当湖(又名平湖)张永年邀请,前往授弈。张永年请二位名手对局以为示范,范、施二人就此下了著名的“当湖十局”。原本十三局,现存十一局,“当湖十局”下得谅心动魄,是范西屏、施襄夏一生中最精妙的杰作,也是我国古代对局中登峰造极之局。

尊天爵

早在春秋时,孔子就已经提到围棋了。十分风行的围棋开始在诸子百家的言论中出现,或褒,或贬,或以围棋为例,或直接论述围棋。其中有不少有价值的论点,围棋的理论开始形成。这对围棋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

清道光以后,帝国主义冲进中国的大门。清朝未年,政治腐败,经济落后,文化衰退,围棋的命运日益艰难。

清末棋手水平与前代相比大为逊色,当时可以提到的棋手,有“十八国手” 。其一秋航,名愿船,仪徽人,是京都梁家园寿佛寺的和尚。他不念佛经,偏好围棋。晚年经常出入于京城,与沈介之同为周文勤的门客,并往来于满族王公府第。他的棋艺在当时颇为众人仰慕,樊彬曾在《燕都杂泳》中写过“手谈谁国手,善弈数秋航”的句子,他的对局被选入道光二十一年刊行的《尊天爵弈谱》中,其中包括与周小松,李昆瑜,李湛源等国手的对局。当时他已年愈七旬。同治二年,秋航在北京去世。

餐菊斋

清朝未年最后两名最优秀棋手是陈子仙和周小松,他们为重振围棋贡献了毕生的力量。

周小松,名鼎,江都人。出生于嘉庆年间,从小好棋。十八岁从秋航学棋,受二于下了一百余局。以后又拜董六泉为师,二十余岁成国手。清末十八国手,除潘星鉴、申立功、金秋林、任渭南四位外,其余都较量过,只有陈子仙与他不相上下。

光绪十三年,周小松年近七十,这年他三访京城,与在京的刘云峰等国手对弈于肃王府,棋力不减当年,无人能赢他。

周小松为人正直清廉,平易近人,每次与人下棋,都尽其所能,从不接受达官贵人的贿赂而让子。相传曾国藩曾请周小松去下棋,周让他九子,然后把他的棋分割成九块,每块都仅能成活,曾国藩大怒,把周小松赶出了大门。

周小松的著作,有《新旧棋谱汇选》四卷,《餐菊斋棋评》一卷,《皖游弈萃》一卷。他的棋著,尤其是《餐菊斋棋评》。是清末棋谱的代表作,他继承了徐星友的优良传统,评语详确,切实可学。

胜弈楼(胜棋楼)

胜棋楼为明太祖朱元璋与中山王徐达下棋之处。相传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在南京建都,经常和大臣徐达在此下围棋,徐达不仅仗指挥的好,而且棋艺非常的高超,为了博得皇上的欢心,很巧妙的用棋子在桌面上摆出了“万岁”二字。而后皇上是龙颜大悦,把这座楼连同整个花园赐给了徐达,并取名为“胜棋楼”。顾名思义,是胜利.圆满.和谐的下完了了盘棋。民国奠都南京之后,重修莫愁湖胜棋楼。解放以后胜棋楼修茸增建、景物气象、焕然一新,金碧辉煌、庄重清雅、为莫愁湖主要游览胜地。游人至此、乐而忘返,为莫愁湖增色不少。

门楣上“胜棋楼”三字是清朝同治十年状元梅启照所书。楼下大门口两旁楼柱上挂着一付对联,为长沙张兆鹿伟堂题寄:“粉黛江山、留得半湖烟雨;王侯事业、都如一局棋秤”。楼上陈列朱元璋与徐达对奕的棋桌、蜡像、仿制龙袍和冠带、古玩玉器、象牙雕刻、红木几椅、以及名人书画。女书法家肖娴专隶书联“钟阜开基、石城对奕”。确为点睛之笔。

本因坊

本因坊是现代日本棋坛乃至世界棋坛第一项头衔大赛,它的创立标志着一个围棋崭新时代的开端,可以称之为一项“革命”。为此作出了重大贡献的是本因坊世家最后一位掌门人,当时的棋界权威秀哉。

虽然现在包括吴清源先生在内的许多棋界内外人士对秀哉评价不高——当然是指他的为人而非棋技,但考虑到当时的历史背景,秀哉的有些作为应该得到充分的理解。

身为日本传统的“棋所四家”中最兴旺的本因坊家传人,他自然要竭力维持坊门在棋界的主宰地位。但当吴清源、木谷实等青年才俊崛起于棋坛之后,秀哉意识到时代的发展趋势已经不是某个权威或者某个门派可以左右的了。当他病体虚弱,已无力再纵横棋枰之上时毅然决定引退。引退棋,秀哉以五目之差败给年轻的木谷实,“不败的名人”终于完全成为历史。伤怀于无情的岁月却没有遗忘棋士的职责,秀哉宣布将“本因坊”这一家传名位传让给日本棋院,让全日本最优秀的棋手来享有这一称号,而不是局限于坊门内部弟子。

1939年,第一届本因坊战正式创立,这标志着日本围棋传统的“棋所四家”彻底走到了终点,一个时代落幕了。但同时,现代棋战登上历史舞台,一个更宏大的时代奏响了序曲。

长生宫

刘仲甫“奉饶天下棋先”. 刘仲甫,字甫之,江南人,北宋时著名的围棋国手,宋哲宗时入宫任棋待诏,自此之后雄霸弈林二十余年,少有敌手。

刘仲甫独霸棋坛足有二十年,但人终老,棋终衰,不断涌现的新棋手,不少人跃跃欲试,想压倒刘仲甫的棋霸地位。当时敢于和刘仲甫一争高低的三位棋手是:祝不疑、晋士明、王憨。另一位值得一提的棋手是王与珏,他与刘仲甫在东京万胜门里长生宫对弈的场面,被描绘在《长生图》里,流传至今。

长生,围棋术语,如图解:至4又恢复原型,如继续往下走则成循环之势。类似这种模称为“长生”,双互不退让,则判为和棋。

消闲客

明代高启《围棋》诗云:
偶与消闲客,围棋向竹林。声敲惊鹤梦,局里转桐阴。
坐对忘言久,相攻运意深。此间元有乐,何用桔中寻。

明代围棋大家之一苏具瞻著《奕薮》。“苏具瞻,年十六即善弈称国手,举《弈薮》六册行世,推古今第一。后来棋谱,皆从此脱胎。”—— (清)《休宁县志》

香闲居

明代张继儒在《岩栖幽事》中说:“琴令人寂,棋令人闲。”大抵一个“闲”字可以道出围棋的一种意蕴。明代钱谷的蕉亭会棋图轴. 是图作草亭临水,亭旁芭蕉篁竹环植,二人于亭中对弈,童仆在一旁烹茶侍饮。画风为文征明正脉传统,细密秀美,是其五十九岁时之典范作品。

元末叶景南先生为避动乱,隐居城山,一日午睡起床,即兴吟道:“闲花落砚池。” 其子叶士廉即对曰:“香絮粘棋局。”

叶大有感慨,遂成律诗一首云: 睡醒碧窗虚,无人松影移。庭空晴永昼,径静夕阳迟。
香絮粘棋局,闲花落砚池。遥看烟树鸟,飞过白云枝。

醉石轩

南宋著名的豪放派诗人陆游在慷慨激烈之余也常以围棋消闲,多有诗句,颇见情趣:
“茶炉烟起知高兴,棋子声疏识苦心。”
“疏雨池塘鱼避钓,晓莺窗户客争棋。”
“对弈轩窗消永昼,晒丝院落喜新晴。”
“此身犹著几两屐,长日惟消一局棋。”
一身正气的文天祥也有诗句云:
“闲云舒卷无声画,醉石敲推一色棋。”
“扫残竹径随人坐,凿破苔矶到处棋。”
这几句诗很有些闲暇意态,风雅之姿。

无忧角

围棋在近代作过一个非常重要的改进,就是取消“镇子”。使得这一传统游戏获得了新的生命。 因为在此之前,中国围棋只有星定式,而改进使它出现了小目定式、三三定式、目外定式、高目定式、无忧角等等丰富变化。

一般来说,无忧角可以牢固的将角部实地守住,但同时存在发展缓慢、甚至阻碍发展的缺点。由己方小目和目外两子相互配合的守角阵势,称为“无忧角”。

悠游阁

苏东坡有四言古诗《观棋》,云: 五老峰前,白鹤遗址。长松荫庭,风日清美。我时独游,不逢一士。谁与棋者,户外屡二。

不闻人声,时闻落子。纹枰坐对,谁究此味?空钩意钓,岂在鲂鲤。小儿近道,剥啄信指。

胜固欣然,败亦可喜。悠哉游哉,聊复尔耳。

莲花角

由古人的“金井栏”一式所变化出来的定式变化之一,还包括“镇神头”、“倒垂莲”、“空花角”、“立仁角”、“背绰角”、“大角图”、“小角图”、“卷帘势”、“钛网势”、“破连三拆”……

元代只存活了九十年,在围棋发展史中的重大事件是《玄玄棋经》的出现。《玄玄棋经》分礼、乐、射、御、书、数六卷。主要内容有:一、收录了张拟的《棋经十三篇》、班固的《弃旨》、刘仲甫的《棋诀》等理论著作;二、有棋盘路图、起手图、起手法、以及直三、曲四、花聚五、神芝六、金圭七等死活的基本图形;三、有卷帘式、莲花角、倒垂莲等边角定式;四、全书的后三卷,有各种死活棋势三百七十八型,极有价值。

倒垂莲:白1小飞挂,2位尖冲称为“倒垂莲”,这是一种场合定式的下法。

金谷园

唐代国手王积薪,生卒年月不详。开元、天宝间翰林院棋待诏。少年时学弈勤奋,每出游必携棋具,随时与人交流棋艺。开元初,王积薪在太原尉陈九言府的“金谷园”与国手冯汪连奕九局,大胜之;加以评注后,名为《金谷园九局谱》。

天宝中,安禄山反唐,王积薪随玄宗入川,遇二妇人高手深夜盲奕,甘拜二人为师,二人为王积薪讲解深夜对局,局名为“邓艾开蜀势”(唐薛用弱《集异记》)。王积薪之“一子解双征”局,见于宋代《忘忧清乐集》。

除《十诀》和《金谷园九局谱》外,王积薪还著有《棋诀》三卷 《凤池图》一卷。

金柜角

顾名思义,金柜角形状象个方柜子,弹丸之角、变化多端。

“斗方形,生死在顶有没有,金柜角,存活看气足不足。

胀牯牛,外边两气奈何如?金圭七,里面三子岂能图? 见龙在田,虚实两用顾未顾?飞龙在天,强弱相判屠不屠?

预断归路,慎逃残孤。 防彼腾挪,戒己虚浮。 心计似柔蛛,气势如猛虎。 最忌死灰复燃,更防狡兔三窟。 既已擒龙在手,何妨无事自补? 无碍大局皆可弃,有关要处岂得忽? 噫!得此真诀,笑傲江湖!”----“倚天屠龙棋话”

棋府宴会厅

棋府宴会厅

棋府宴会厅